慕泠

沉醉东风(韩沉*林风*何开心*杨修贤)13-5(终)

浮生若梦814:

第十三章、荼蘼--- 末路的美13-5(终)




林风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冗长而沉重的梦,一开始梦里的自己在苦痛里挣扎,有毁灭一切美好的欲望,又在心里留了一丝希望的火种,矛盾的想找个救赎。




后来真的有人来驱散了他的恶意,林风却不知道那人是谁,接下来的梦就全变成了他在追逐一个人的背影,他在梦里一直追一直追,那人明明就在眼前却一直够不到,可突然这个影子停了下来,站在前方的光亮里,慢慢地转过身……




林风木木的挪动脚步跟上去,这个人,这个人,他是,他是……他是我喜欢的人,是我爱的人,可我为什么看不清他?




光亮就在眼前,他就站在那里,瘦高的剪影,利落的刀削斧凿一般,划破一切黑暗,林风睁着眼努力想再看看他的脸,可那人背光站着,林风无论如何也看不太清楚,眼泪不期然的落下,只因看不清这个人的脸而泪流。




有眼泪不停地从林风的眼角滑落,韩沉惊诧地睁大眼睛,抱起林风大喊:“何开心,叫医生,林风有反应了。”




急促杂乱的脚步声从门口接踵而至,常驻的家庭医生上来一番检查,大家都巴巴的看着他,还不待说出结论,韩沉就感觉有人触碰他的手,力道非常的细微,韩沉眼神顺着勾着他小指的苍白指节一路向上,不期然的撞上林风睁开的迷茫眼睛,韩沉小指一紧勾住了还挂在他指尖的林风的食指,眼中骤然一片湿意。




林风半迷蒙着眼看着韩沉,看着这个他在梦里追的快累死的背影,周围的人好多个,迷迷蒙蒙的看不清楚,他却只看到这一个,林风感觉他手指似乎没什么力气,他用力的抬手用去触碰这近在眼前的人,最后却只有食指挂在那人小拇指上。




林风看到那人因为他的举动回过头来看他,看到那人突然红起来的眼睛,有水意在里面不婷的翻滚。




林风久未开嗓的喉咙里咕哝出一句,“你……是谁?”




所有人都是一震,这是真的醒了。




何开心走近林风的视野,林风转了下眼珠,轻声叫了声:“哥哥……”




何开心的眼眶也骤然发红。




林风一直拉着韩沉手指没有放开,林风不记得他是谁,但他记得梦里自己的追逐和心意。




“你叫什么?”林风勾了下手指拉扯了下韩沉问道。




“韩、沉。”韩沉一字一顿说的郑重。




“嗯,我记住了,不会再忘了。”林风苍白的脸上浮起笑意,接着道,“我知道你是我爱的人。你也爱我的对吧?”




韩沉眼泪啪嗒一下掉在林风的手背上,即使忘了他是谁,叫什么,林风始终记得他爱着自己。




韩沉重重地点了下头,嗫嚅着嘴唇,答的肯定。“我爱你。”




林风真的彻底醒了,醒来的林风却不再是过去的林风,他把那些痛苦的过往全部忘了,给自己编了一个美好的身世,编的合情合理,他还是何家的小少爷,但是他的记忆里没有失踪、囚禁、殴打等等一切过往的苦。妈妈只是病逝,他有疼爱他的哥哥,慈爱的父亲,已经有一个很爱他的爱人,他只是刚醒时记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了。




所有人都配合着林风不去戳穿他,每个人都觉得这样的忘记对林风来说更好。




林风对于自己为何躺在床上的疑问,何开心和韩沉都以车祸为由搪塞了过去,林风也再没问过,不质疑的接受了这个理由。




林风复健后恢复的很快,何父也不再逼着林风出国,对于林风和韩沉的事情根本不过问,对于何父来说,孩子醒了比什么都重要。




林风去上了n城的大学,和韩沉正式同居。




韩沉靠在车门上看着快步从校门口出来的林风,他的身影被一点一点的拉长,外面的天很蓝,阳光很灿烂,光亮一丝一缕的缠绕在他身上,驱散所有的阴霾,那些腐烂恶臭地黑暗过往,终将消散于天光之下。




韩沉掏出口袋里一直放着的那张卡片,放在指尖细细的端详,黑卡已经不能称之为黑,它上面因为曾经染了林风的血,浸淫出血色的暗红,时隔久远似乎都能闻见腥味,那上面的花纹已经辨不清原本的颜色,但韩沉知道那原是一朵洁白的荼靡花,后来却成了血色荼靡。




韩沉查了一下,这是代表离别的花卉,原来林风就没想过留下,但韩沉现在看着却又有不一样的解读,它代表的可能并不只是离别,也许是另一种新的轮回。


韩沉把卡片撕碎,扬手扔进了身旁的垃圾桶,这段过往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林风,愿以我今生所有,换得你余生无忧——



需要连城璧,别潜没了……

世决:

快乐宣群
简单粗暴的群宣。

群号:875202751

这是一个很欢乐的群,规矩不多高兴就好。

急缺:尤东东,连城璧
接下来是群成员的肺腑发言。
冯豆子:空巢豆子等一个宝贝疙瘩尤东东在线看我不头痛。我真的不渣。真的。我只是热爱玩耍。信我好吗。多冒泡,我会去戳泡泡的。
裴文德:想要一个不潜水到潜没了的连城璧。
何开心:对,就是我,但是我有曹光了,就是刷一下存在感,谢谢。

蒙牧
蒙少晖:我是临塘病娇一攻,不会喵喵叫。
牧歌:少晖乖。
蒙少晖:咪呀!

照伯
朱厚照:做朕的皇后
伯力:不行,我出聘礼娶你
朱厚照:好,天下是你的聘礼,你是朕的唯一

迟冯
有初恋,爱校长,会说东北话的开车小能手迟瑞和他的冯庸大学校长,孩子都有了。
群内cp如表。

欢迎加入居北娱乐有限公司,群聊号码:875202751
@鸠由  @靡颜°  @莫小哥哥  @一别经年  @千秋荡秋千

楼琛.:

这已经涉及到人身安全问题了
不是单纯的骂战所可以解决的
希望所有太太们都安好
希望树树没事是真的
撑你!!!

沈巍非彼嵬:

    有的人真是没话说了,一点逼数都没有,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吗,还能不能干点人事儿了,喜欢麻烦有个限度,言论自由还是受保护的吧,干出这种肮脏的事来,你家人知道吗,还真是能耐的不行了,嫌我说话难听也是你自找的,上赶着找骂这不是脑子有卡吗,还真把自己当大爷了不成,还人肉树总,逼她删文,我真是呵呵了,麻烦长点脑子吧,不然警察叔叔明天就领你进局子,万望好自为之
    最后支持树总呀,谁搞你我们一起搞他哼

Nivopuk:

第一 关于树总住址,我们只在大群里无意间说过,那时候树总并没有写所谓出轨文,如果他那时候就注意到的地址,那真的细思极恐。树总对外似乎只发过她狗儿子照片,在就没有说过别的了,只是在群里分享她的儿子女儿。

第二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第一个出来发言的孩子,她清楚的知道我们在群里的聊天内容。

第三 树总明里暗里被针对多次,私信被骂了将近一百条,她都忍了,我不管她写什么,还是别的怎么着,树总人真的很好。

第四 而名字这个信息是在我们的小群,而小群只有36人...

人肉犯法,侵犯隐私权肖像权等等。澜巍圈如今乱的令人作呕,请大家不要再这样了,非要把写手逼走才开心吗???

窥屏的你在我心里被埋葬了。

这个人首页 

清树你好:

我是真的很生气了。这件事不发tag我心里不舒服

之前骂我多难听,我当你们小孩子闹闹我根本不计较,给你们惯出毛病了是吧,真的让成年人教你们做人了?

欺负我脾气好还是怎么的? 人肉我,谁给你的勇气?还“12点之前删文并且承认ooc就不公开”

第一:我已经报警了,你收集我的信息已经对我造成了侵权。

第二:今天晚上如果你公开我的私人信息,明天就会有律师函到你家。

第三:我开了几家工作室,我是法人代表,你公开我的信息涉及的可能不仅仅是隐私权那么简单了。


西辞:

占tag致歉!事情解决后会删!


@love


姑娘在么?道歉了么?删文了么?怎么还在改文啊?上过学么?老师没教过你不告而拿是为偷么?你对得起巍澜么?以身殉大封护世间太平的精神你明白么?你明白你怎么好意思偷东西呢?你知道你把沈巍的名字打错了吗?你怎么好意思说自己粉巍澜呢?不作恶三个字清楚么?斩魂刀斩的就是你这样的知道么?


【今日份挂】

这个细节我还真没发现😂😂😂

居居龙脸上的千年老痘:

放大请仔细看好吗!!!
P1 居老师想摸摸北宇的手,结果北宇用胳膊肘怼了怼居老师😂
意思是说采访呢注意点吗🌚
P2 居老师看北宇 北宇看居老师,我看着不知道为啥感觉都有点宠溺的感觉,还有点感动

爬墙的速度比画画快:

【生哥的猫咪情人】第一弹
今天透出的罗非情报性格真的好像猫呀太好磕了!!!我激情摸起来了双罗!!【可惜目前生哥只有手出镜了】各位女神们有没有什么好磕的脑洞呀呀呀呀求梗!!比心心【我错了我刚刚删了换了下图

搞事情的少女R:

[巍澜]镇魂女鬼觉得剧版结局不妥

迟来的产粮活动产出

渣漫送给为了圆满巍澜一直努力的各位。

剧版巍澜大结局虐后,各位镇魂女孩/男孩的自救活动让我这个渣渣也开始产粮。第一次板绘,还是有点方

看大结局的时候啊……我以为是场最后盛世狂欢,没想到……编剧我真是高估你了。

主要是看到大家那么努力的给他们好结局,那么努力的去圆满,特别感动。想尽办法,写文也好,做图,绘画,什么办法都用上了。那么真挚热切的希望他们能在一起啊,
还好最后还有小甜甜亲妈补天拯救。

他们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成为镇魂女孩非常幸福。 @守护玫瑰花的刺(群宣号)
(要是能多几个小伙伴就更好了23333)

【巍澜】觉悟吧!那边的吸血鬼!(二)

强推这篇文章

山竹:

万年吸血鬼巍·沈X吸血鬼猎人云澜·赵


激情产粮


OOC预警


无保障产品
————————————————————
所有吸血鬼不吭声了,气氛一下紧张起来,不过,赵云澜偏偏是个不怕事的主,又从腰间掏出另一把枪对着众吸血鬼。


那坨不明物体从地上爬起来,慢腾腾站起来面朝他,那是个年幼的孩童吸血鬼,一张稚嫩的脸瞧着他,表情快要急哭了:“对不起,哥哥,我只是想跟你玩。”


只要是吸血鬼,就算是年幼吸血鬼,活的也可能比赵云澜久,赵云澜一向是保持谨慎的,他并没有放下枪。


“赵处长。”清朗的男声从门口传来,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你!”赵云澜惊讶的看着一个陌生男人瞬移到自己的枪口前触摸了吸血鬼幼童,幼童吸血鬼便到了别人怀里,然后男人上前一步,左手握住赵云澜的举枪的右手,把枪口对准自己的胸口。


男人外貌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神情镇定自若,一双清澈的眼睛坦荡直视着赵云澜,露出善意的微笑,语气柔和:“赵处长,可以放下这个枪吗?”


赵云澜觉得手上寒意阵阵,那是吸血鬼的温度,不管是寒冬还是炎夏,都会是冰凉的,那股冷气好像在慢慢渗收入他的骨头。也许是男人的目光太诚恳,也许是被冷气所逼,一向不信任吸血鬼的赵云澜把手从男人手里抽出来,缓缓地放下。


男人目光顺着他的手慢慢下垂,过于纤长的眼睫毛轻颤一下,又抬起眼睛平视他,赵云澜有种对方很失落的错觉。


“忘了自我介绍,”男人缩回左手手插在白色工作服兜里,然后抬起右手微握“您好,我是沈巍。”


一众吸血鬼看到事情解决就埋头工作起来,赵云澜把两把枪一把放入外套内兜,一把放在腰间。也伸出右手,握了上去,爽朗大笑:“沈教授你好你好,我是赵云澜。”


两人礼貌的摇晃了下,赵云澜就松了手,冬天握这手,赵云澜觉得太冷了。


“听说您找我有些事情……”


“对,听说您是吸血鬼研究领域的专家,我负责的案子有一些疑点,想向您请教。”


“那请您跟我来吧。”沈巍指了指实验室某处的一个门。


“哦,好的。”赵云澜跟在他身后往里走去,看着沈巍的背影,嗯,个子不矮,感觉有一米八,长相很好,肤色偏白,不过也没超过人类的范围,不像大多数吸血鬼那么苍白,也没有黑眼圈,五官端正,行为举止有一种学者气息,这样看,这位沈教授还挺好看的。


当然赵云澜所认可的好看是人类长相范围内的好看,赵云澜的审美欣赏不来吸血鬼大多数的苍白美感。


到了办公室沈巍打开灯,关上门,为赵云澜倒了杯热水。两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一个正襟危坐,另一个看到对方正经危坐立马夹紧屁股端坐下去。


“我这次来是想问沈教授,您知道最近发生的第五代吸血鬼连环暴动案吗?”


“略有耳闻。”


赵云澜声音低沉:“第五代吸血鬼是人类被第四代吸血时注射毒液产生的,第四代制造吸血鬼是违法行为。这么多案子奇怪的之处是皆是白天发生,而且,逮捕后的犯人会莫名沉睡,至今未醒。按理说第五代抗阳光能力十分的弱,您是做吸血鬼药物,我就想问,是否有什么药物能使提高第五代的抗光能力?”


沈巍答道:“我们实验室曾有一种药物叫KGM–325,针对第五代研发的,但是实验中并没有出现过昏迷这种副作用,投入企业生产后,也没有出现过使用者有关昏迷的报告。如果出现了昏迷,很有可能他们使用了别的药物。”


如果不是市面上常用的KGM–325,那就意味着无法从药物来源下手,赵云澜摸着下巴,眉头紧锁。


那杯水他还没动,就已经不冒热气了,大概因为屋里挺冷的,吸血鬼们冬天是不需要暖气的,夏天也不需要空调,他们会自己调节周身的温度。


赵云澜刚拿起那杯水,便被沈巍抓住手腕:“别动。”


赵云澜被他的声音吓一跳,手一抖差点儿拿不住杯子,莫非水里被沈巍下了毒?赵云澜迟疑一下。


大概是看出了这种疑惑,沈巍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手,露出歉意,“我只是想帮你加热一下。”


“哦,不用,不用。”赵云澜婉拒了他,像喝酒一样豪气地喝下白开水。


他不知道,其实对于沈巍这种级别的吸血鬼,只用把手覆在杯子上,便可以把水温调到想要的温度,他以为沈巍还要重新烧水。


沈巍默默收回了自己的手,又开口:“其实一个人类如果被第四代吸血鬼变成第五代吸血鬼,那么他将成为这位第四代吸血鬼的仆人,非药物作用的昏迷也是有可能的。”


“吸血鬼,是很复杂的物种,有各种各样的能力。”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


“我一直有个疑问,吸血鬼社会现在真的没有'王'或者暗部组织?明明一代二代三代四代能力差距明显,一代吸血鬼们完全可能统治所有吸血鬼。”


“曾经有这样的时期,不过我们更喜欢人类社会的模式。因为之前有无数次斗争中,这个时代只剩下十位一代,在这个时代,十位一代吸血鬼中只有两位现在完全苏醒过来,剩下七位还在棺材里沉睡中。现在龙城接受管辖的,都是二三四代吸血鬼,龙城吸血鬼法规定,禁止在特殊情况下吸食人血,没有了新鲜人血,只能吸食动物血,会让我们的能力大大削弱。”


赵云澜点点头:“原来如此。那两位一代现在在干嘛呢?”


“他们很满意这个时代,而且人类对抗吸血鬼的武器发达,如果妄想统治世界,掀起风浪,一定会被消灭,所以他们也选择在龙城接受管理,不过他们选择隐匿行踪。”


赵云澜得到了自己心里满意的答案,两位一代没有破坏龙城和平的愿望,让这个龙城守卫者甚感欣慰。


赵云澜又询问了一些问题,沈巍一一作答,没露出半点不耐烦,不知过了多久,赵云澜觉得了解够了,便决定离开。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沈教授的团队还在等着沈教授吧,今天从沈教授这里了解了很多,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处里处理了,如果有什么疑问我还是会来找您的。”赵云澜起身,动作自然的拍了拍沈巍的肩膀。


“我送您,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晚上我都在。”


赵云澜点了点头,走到办公室外面的实验室时,赵云澜低声跟沈巍说:“等我一下。”


然后径直向之前拿枪对着的小女孩走去,他蹲下来在口袋里摸出来一个棒棒糖。


“叔叔刚才让你害怕了,叔叔给你道歉。”


沈巍觉得跟之前举着枪时候比,赵云澜收敛了浑身的杀气和警觉,说话轻声细语的,蹲在那的感觉活像个金毛,内心的惊讶让沈巍不由自主地扶了扶鼻梁上的框架眼镜。


女孩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接过了棒棒糖,小声回答:“谢谢叔叔。”


赵云澜满意地揉了揉她的头,站来还冲沈巍眨了眨眼,沈巍下意识地低了一下头,走到门口时,赵云澜还冲实验室里的人道别:“各位,今晚打扰了,再见。”


吸血鬼们面面相觑,没有言语,不过赵云澜并不在意,他以为吸血鬼不了解人类的社会礼仪。


今夜,传说中的龙城第一吸血鬼猎人的偶像包袱彻底在沈巍和众吸血鬼面前粉碎,连带着吸血鬼猎人的神秘感,当然对于赵云澜来说,这些东西本来就不存在。


两人走到楼下,赵云澜长腿一跨,就坐上了骑上杜卡迪大魔鬼,拿起头盔时他又想到一件事,“对了,你们学校好神奇啊,门口的人工智都能一眼看穿我是人类!”


沈巍愣了一下,随即又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笑道:“单凭长相它看不出来,它是凭行为判断的,一般在我们学校一般只有人类来时会出示证件走正门,吸血鬼会瞬移,狼人会跳跃围栏,混血儿也有自己的办法,非人类学生往往喜欢不走寻常路,所以您今天一定是正常途径进来的吧。”


赵云澜恍然大悟,感觉自己被耍了:“我说它态度一开始好差,敢情是在鄙视我呢,那我走了,改日联系,沈教授。”说完脚踩油门,杜卡迪大魔鬼轰轰作响。


“那赵处长改日再见。”


和沈巍道别完,赵云澜就骑着爱骑杜卡迪大魔鬼,头顶星空,一溜烟儿消失在沈巍的视线里。沈巍望着他的背影,直到他的能力探测范围内彻底感知不到赵云澜。


“别看啦,他走远了,你这眼神跟要望穿千年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看前世伴侣。”


黑暗中响起一个成熟的声音,之前实验室那个女童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那根未拆封的棒棒糖,她向沈巍身上一抛,沈巍在空中接住。


她轻叹了口气,然后看着沈巍:“给你,他不知道,吸血鬼的味觉跟人类不一样。”


“谢谢。”沈巍轻轻回答,小心翼翼把糖收在口袋里。


女童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拿着不知从哪弄来的红色鸭舌帽扣在头上。


“时间到了,沈教授,我去送外卖了啊!”


说完这话,女子就凭空消失了,沈巍也转身向楼上走去,走到一半他觉得身体里有什么渴望呼之欲出,双眼逐渐暗红起来,他顿住脚步,双手握成拳头,手指狠狠掐住手心,半晌,眼里的血意才被压了下来。


“还是会有反应吗……”


他微微苦笑。

一只大咩OLO:

历时四天终于把这套画完啦!一巍四用!洒家这辈子值了!最后一P的手是谁的手你们应该懂的!\(//∇//)\